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小鱼儿开奖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刘小姐
  • 025-66915675
  • 18951954530
夹心一代的困境:焦虑、挣扎与选择(附2019中国健康指数白皮书)
来源:本站原创   更新时间:2019-09-15 浏览次数:

  人到中年,职场半坡。普遍的加班文化让职场人的生活质量和健康受到严重影响,可与之对抗又有可能丢掉工作。尤其是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“夹心一代”—即年龄在35至49岁的中年人,他们通常高学历、高收入,在职场有一定资历,但处在上需要赡养父母,下需要抚养子女的夹缝岁月中,这样的焦虑与日俱增。在公司中,“在线”文化成为主要的压力来源,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日益模糊,回到家中,还要面对随时可能会发生的意外状况。

  在外部环境风险变得不确定的情况下,公司人们——尤其是“夹心一代”的公司人们对于工作压力的态度发生了哪些转变?面对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,需要如何做风险管理?

  尽管在相对高薪的金融业,在一家私募机构担任投资经理的王哲依然时刻都有强烈的危机感。王哲的压力一方面在于金融有着强周期性,外部环境的变化会带来相当多的不确定,另一方面每天的工作都需要做出决策,一旦判断错误,会带来大量的损失,首先就无法过自己的责任心这关。金融行业工作需要他“时刻在线”(下文中提到的几位采访对象也同时表达了同样的职场要求)。王哲已经很久都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了,虽然说并不需要加班,但他几乎一直处于“随时在线”的状态——白天关注国内股市,晚上聚焦海外股市,剩余的时间尽可能多的收集信息,帮助决策判断。他需要花上大量的时间阅读,并不断求证。“压力很大,看上去我没有这么忙碌,但投资这事不是忙来忙去就有效应,机会是要不断寻找,并通过时间验证的。”王哲说。

  “时刻在线”的公司文化是公司人压力的重要来源之一。在本次招商信诺和第一财经的调研中,有70%的受访对象都表示感受到了这一点。有64%的夹心一代承认在“时刻在线”的公司工作,例如随时查收工作邮件、接听工作电话、因为工作而不断查看手机。并且93%的夹心一代认为他们压力重重,这一数值比去年提升了3%。

  刚刚过了35岁生日的王哲也觉察到精力大不如前,身体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。加上有了家庭和孩子后,他还要分上相当一部分精力在家庭上。王哲只给自己去年的健康打了60分。压力反映在身体上是长期的亚健康状态以及失眠,心理上是每日的焦虑。

  本次夹心一代的多数受访者均表示,他们无法保持合理的体重、拥有锻炼时间及充分睡眠,朋友间的社交时间也更为匮乏。从数据来看,今年,中国人群身体健康指数的所有细分维度都环比下降,在获得充足睡眠这一方面下降尤为显著,主要是因为工作量/工作时间的上升。调查显示,工作量过大是压力的头号来源,次之为对自身和家人健康的担忧。

  不过好在,压力并非不可控,公司人感到压力“不可控”的占比只有6%,这让中国成为在“不可控压力数值”上全球最低的国家之一。即使忙碌如王哲,虽然时刻感到疲惫,但他认为压力对他而言是常态,并且自己已经适应了这样的高压环境,对于夹心一代而言,接受和适应压力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一种掌控。

  李亚是个幸运儿,包括她自己也这么认为:有一份不错的事业,一位爱自己的丈夫和两个可爱的孩子。大学毕业后,李亚选择到深圳从事运营工作。尽管经常需要加班,还需要时刻保持“在线”的状态,但好在丈夫的事业不断向上,经过几年的奋斗,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,并且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。再加上老人生活能自理,还能帮忙照顾子女,两人的小日子过得不错。李亚也越来越觉得自己“佛系”,常说顺其自然,活在当下。

  多年的佛系心态崩塌只在一瞬间。2016年,李亚的父亲骤然离世,毫无征兆。一个生命的消失前后只用了不到48小时。除了就医和处理后事的一大笔费用外,这对年轻夫妇还要花上相当多的时间去照顾因此事大受打击,不得不独居生活的母亲。李亚因此不得不频繁向公司请假。对于最好24小时都在线的运营工作而言,“在线”是刚需。不难想象,长期请假的结果是绩效的差评,李亚头一回拿到了C。

  李亚曾在2015年在某平台上试着投过一次意外险,当时大女儿已经出生,从家庭保障的角度,李亚曾希望保险能给家庭上把锁。不过只投保了一次后,她就放弃了,一方面家里也的确诸事相对顺遂,没有特别操心的部分,另一方面也有对于意外的侥幸心理,她发现持续的投入似乎“没有用”,再加上她的丈夫的刻板印象中并不相信保险的保障作用,认为保险“就是骗人的”。因此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之前,李亚从未给自己和家庭做过保障计划。

  父亲离世后,李亚改变了原先对于风险的想法——人不仅是活在当下的,还需要对潜在的风险做未雨绸缪的准备。

  目前的李亚已经调整好了心态。她在生完二胎后重新投入工作。和之前互联网行业的运营相比,她目前能够准点下班,并且不再需要“随时在线”。这让她有时间做更多的运动,一年多的时间一口气减肥40多斤,成为了朋友圈中的辣妈。对于夹心一代而言,忙碌的工作外与朋友相聚的时间不多,因此在排解压力方面存在挑战。通过锻炼去排解压力通常成为了在职人士的首选。

  看似平稳幸福的中产生活,其实无比脆弱,尤其在疾病和健康前。像李亚一样的“夹心一代”的例子并不少见。哪怕是经济条件优渥的刘伦,在母亲的绝症面前也无能为力。

  和李亚相比,已经迈入不惑之年的刘伦并不差钱。在美国的一家知名咨询公司工作了近20年,做到了高管后,他和朋友离开并创办了一支基金,专注于投资房地产和教育类项目。他的风险主要来自经营决策,一个并购的案子稍有不慎可能就是几亿的亏损。好在此前在咨询公司的历练已经练就了他高强度的抗压能力,他也并不觉得压力是坏事,因为都是自己的选择,有压力也会有回报。早在2002年,他就给父母换了一套大面积住宅。他的压力来自赡养父母——倒不是来自于赡养父母的经济压力,而是对于治愈无望的无奈。刘伦所在的公司一直都为高管配备了高端医疗险,受益人包括他们的直系亲属,享有包括预约名医就诊等特权,并且刘伦很早就有财务保障意识,在医疗险之余,还为家人购买了包括大病医疗、意外险在内的多种保险,基本能保证在出现意外后,得到最优渥的财务保障。当母亲突然被查出脑萎缩,得了帕金森,刘伦请了阿姨分担家里的大部分工作,并积极为母亲寻找和尝试各种治疗方案。虽然绝症带来的无能为力,让刘伦时常感觉在滑向深渊。“我应该有条件送她去世界上任何地方治疗,但是在生命面前,似乎无论多少保障都是不足。”刘伦说。好在,保险带来的中期充足的财务保障暂缓了他的压力和焦虑。

  在结束一段婚姻后,刘晓选择了一个人生活。42岁的刘晓从小在美国长大,目前定居在上海,在一家500强外企任高管。和其他夹心一代相比,她的确少了抚养孩子的压力,但没有孩子意味着不能靠养儿防老,也意味着如果不在年轻时做一些预备,一旦患病,尤其是一些慢性的重大疾病,就只有自己面对。

  刘晓很早就知道,在一个月出差3周,晚上还需要和美国、欧洲市场的同事开电话会议的职场下,身体素质是生存的敲门砖。她每天5点起床跑步一小时,从2016年至今,她已经坚持跑了4年马拉松。

  由于从小在国外长大,刘晓很早就有为自己的身体和财务做规划保障的意识。家庭环境让她耳濡目染“提前保障”的重要性,比如她14岁时的生日礼物是母亲送的一份年化利率8.2%的储蓄型保险。22岁那年回到台湾,母亲为父亲购买了重疾险。2002年,她又为全家购买了意外险,于是当父亲2005年得了心肌梗塞,需要在华山医院开刀时,一次性赔付150万的保障极大减轻了家庭的经济压力。刘晓每五年会重新审视保单内容,根据自身情况判断是否要调整保额,责任是否需要更新。截止到目前,她已经为自己购买了4份保单,每年的投入约在7-8万。“当然希望永远都不要用上这些,但一旦用上,往往是救命的。”刘晓说。

  相对而言,女性比男性更加注重长期的“安全感”。在抗风险上,女性似乎天然对于“潜在的危机”更敏感,并会提前去规避风险,比如购买一份保险,为“万一”留个后手。而且有意思的是,女性往往是一个家庭中“买买买”的决策者,在保险这件事上也不例外,比如刘晓和为她购买保险的母亲。

  此外,跪求龙之谷游侠的加点不刷图只PK要带上说明二转想玩影舞请高手指!注重“安全感”的女性通常比男性会更积极地获取外部的帮助,因此在健康的平均得分上也会比“夹心一代”的男性得分更高。刘晓关注职场的健康项目,并在压力极大的情况下曾寻求过专业的心理医生帮助。她认为,专业的指导在心态上至少能带来积极效应。

  缓解压力的方式有多种。比如上文提到的寻求专业指导和保持锻炼,但是若想要从根源上获取安全感,财务的保障才是降低压力最有力的后援。

  调研结果显示,购买过保险(有风险意识和财务保障)的人群比未购买保险的人群在整体健康指数上的得分平均高出4.1分,在财务健康指数上平均高出5.4分。看起来大家都明白,防患于未然,保障了经济基础,才能保障上层建筑。

  除了上文提到的刘伦和所处金融行业的王哲,他们很早就因为行业的原因购买保险,为自己提前做财务计划抵御风险外,大多数公司人都是像李亚一样,在突如其来的变故中才意识到保险的重要性,认识到需要给财务上道保险。毕竟有了财务保障后,至少在经济上,王哲和刘伦不会像李亚曾经那样焦虑。“说实话,相比生活中那些莫之能御的无常,保险能带给人的财务和心理上的保障,而且性价比还是很高的。”刘伦补充道。

  以上案例皆来自本年度第一财经杂志和招商信诺制作的《2019中国健康指数白皮书》。白皮书通过对中国大陆地区及全球22个国家和地区消费者的身体状况、家庭生活、人际交往、财务状况和工作状态等五大领域的满意度进行调研,并就夹心一代等特别议题做了深入探讨,希望给职场人及雇主以启示与借鉴。以下是报告的核心观点摘要,了解更多详情,查看完整报告请关注“招商信诺人寿”公众号,回复“白皮书”获取。

  夹心一代在所有人群中的综合满意度最低。他们对财务状况的信心与去年相比更为悲观,并且身体健康状况也呈下降趋势。

  64%的夹心一代承认在“时刻在线”的公司工作,例如随时查收工作邮件、接听工作电话、因工作而不断查看手机。并且,93%的夹心一代认为他们生活在压力当中,这一数值比去年提升了3%。

  中国成为“不可控压力数值”全球最低的国家之一。只有6%的受访者感到压力不可控,80%的受访者感觉压力可控,14%的受访者回答“没有压力”。

  自助排解(如锻炼)、向朋友倾诉和培养兴趣爱好等是人们排解压力的主要方式。定期去健身房解压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预退休人群与女性最幸福,预退休人群的健康指数拉高总体指数,女性对薪资满意度较高,也更善于调解心态面对压力。

  中国人群对迎接未来的老年生活表现出相对乐观的态度,70%的人认为自己已准备好应对因年老而带来的财务、身体、心理和社交等方面的变化。夹心一代认为自己会工作到老,但只有一半的人为此做好了准备。

  中国人对于慢性病的关注度日益增高,视力退化和生活习惯相关疾病(心脏病和高血压)是人们最关注的老龄问题,对阿兹海默症这样的新型疾病关注度处于世界平均水平,但对于心脏病症状的认知不足,且认知水平低于全球平均数值。

  职场健康越来越受到公司人的重视,但公司更多关注员工身体健康而忽视心理健康。夹心一代认为没有获得雇主足够的支持去减压。

--暂无评论--

匿名   会员登录Email: 密 码:
内 容:
验证码: 请照此输入→
 
金财神中特| 特马网站资料| 开奖记录| 手机报码看开奖结果| 小鱼儿坨坛| 开奖结果| 168最快开奖现场| 白小姐天肖地肖| 白小姐图库| 05155论坛|